日落苏黎世

致一切热爱

【云次方】蓝

龙嘎嘎龙无差

根据nars直播的一个脑洞

晓宇第一人称

短打,文笔不好预警


正文如下

————————————————

我喜欢蓝色,什么样的蓝我都喜欢,浓的淡的,暗的亮的。

我喜欢阿蓝,什么样子的他我都喜欢,长发短发,有胡子没胡子。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只不过因为他常穿一件蓝色衬衫,我便叫他阿蓝,他从来不与别人说话,沉默又安静,我作为他的邻居,最大的殊荣也不过是他的点头与一句:


“晓宇”


他的嗓音很好听,很有磁性,是我从没听过的迷人音调,他的眼睛很大,里面盛满了水,细看,像碎了的玻璃,像海,像蓝。


他刚来搬来那天在下雨,很平淡,拉着一个行李箱就来了,没有其他多余行李,穿着洗的发白的牛仔衬衫,我想过去给他问个好,他看了我一眼,那一眼很凉,多少带着些疏离,但我却觉得他那一眼很热,烧着了我的心


于是我每天早上出门上学,我总期盼着能和他偶遇,最好能再借这段偶遇来一次深入交流,我想离他近一点,就一点,但我从未见过他上班,一次也没有,我不知道他是否工作,又或许,他工作时间与常人不同,这让我不禁浮想联翩,所以我常在小区楼下坐着,就想看看他到底什么时候能出门,我什么时候能和他有一次完整的对话。


但上天总是不希望你事事如意

他好像只有当家里的生活必需品用完时才会出门,只去超市,绝不在其他地方流连,每次回来,除了米面,总会有几听酒,是青岛啤酒,绝不买其他牌子。


我借着邻居之名给他送了不少东西,有时候是一瓶可乐,有时候是一块甜的发腻的巧克力蛋糕,总之我觉得好的,我都会送他一份,第一次他明显是惊讶的,半天憋出一句感谢的话,其实我想听的不是这个,但能听到他说话,已经让我很开心了,慢慢的,他开始叫我的名字,有时看到我也会打招呼,我心里很满意,感觉一切都是有希望的。


我相信他知道我在想什么,少年人的情意过于热烈,看向他的眼神从不屑掩饰,可他依然平静,眼里那一汪水从没为我而有一丝波动,我甚至不知晓他的名字,我看着他的眼睛,想起语文老师曾讲的一句诗:

“却是平流无石处,时时闻说有沉沦”

我想,我就是那淹死在静水里的人


暑假


我正在家抱着西瓜打游戏,突然听到对面的门响了,我迅速起身,从猫眼看到阿蓝下楼了,我心中警铃大作,立马跑到卧室床边,想看看阿蓝下楼要干什么。

楼下多出了一辆车,那车看着很贵,刘宝曾在我耳边念叨过:

“我要是有一天能有一辆这样的车,我估计做梦也会笑起来”


比车看着更贵的是靠在车边的人,一身藏蓝西装,头发打理的一丝不苟,与小区的气质格格不入,脸上是与阿蓝相同的冷漠与疏离,我在窗边看着阿蓝出现在我的视野,我有些坐不住,好奇心驱使我下了楼,装作路过一样,想知道他们要干些什么。


我听到了,那个贵气男人的名字,用令我着迷的声音讲着:

“安东尼”


连名字都贵气,我不知道我在别扭什么,我明明连他们的关系都还未知晓,万一是朋友,是兄弟呢?


算了吧,我连自己都骗不过。


我扭头径直离开,我不想看到他们干了什么,我不想我那还没开始的爱情泡沫就这样被戳破,我像罗马战场上败落的战士,匆忙且羞愧的逃走。


有什么不一样了,那辆车时常来楼下,那个男人换着不同颜色的西装来等着阿蓝,阿蓝也不再是阿蓝了,并且开始频繁出门,眼里不再是深潭,而是光,流动明媚的光。


他也开始时不时给我送一些吃的了,大部分是他做的饭,他很喜欢鼓捣这些,每一次都不一样,可以看出他心情很好,很肯定是因为那个名叫安东尼的贵气男人,可我好像不太开心,虽然之前我就疯狂幻想他给我送东西,但总归原因不能是因为另一个男人。


我的单恋剧情转折就出现在一个傍晚,我打完球踏着夕阳回家,照常从便利店买了听可乐,走到拐角,我又看到了那辆车,我本想潇洒的从车前路过,但接下来的场景让我移不开脚步,我的阿蓝和安东尼拥吻在一起。

他俩是那样的……般配,虽然我很不想承认,但事实确实如此,我站在阴影处看着他们,那个贵气的男人背对着我,我可以直接看到阿蓝紧闭的动情的狭长双眼,是我从没看过的样子,我手中的可乐被我攥紧,很冰,冰的我心都冷了


突然阿蓝睁开了眼,我们目光相撞,他眼中的情欲与水雾还未散去,就这一瞬,我记了很久,很长一段时间内,午夜梦回,这双多情柔美的眼一直浮在我脑海里。


我跑开了,我已经不想回忆当时的我有多狼狈,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我心里,有什么东西碎了,碎的很彻底,再也拼不回去了。


几天后,又是一个傍晚,阿蓝要搬走了,那个男人在等他,他依然拉着那个行李箱,就像他来时那样,唯一不同的是,他临走前敲了敲我的门,我赌气般的没有开门,其实我就在屋内,靠着门坐在地上,我很想体面的给他一个拥抱,再好好说一声再见,可是我的眼泪拼了命的往下掉,我又不想让他看我哭的样子。

就这么僵持着


过了一会,他隐隐叹了一口气,拉着行李箱,声音越来越远,楼下那车发动的声音过于刺耳,刺激出更多眼泪,我哭了很久,久到月光溅在我的身上,久到我的腿开始发麻,我胡乱用胳膊抹了抹眼泪与鼻涕,打开门,看到地上放着一个饭盒,散发着葱油拌面的香气,上面贴着一个便利贴,只简洁的写了两个词:


“谢谢,再见”


随后是他的署名,我也终于知晓了阿蓝的名字:


“武岛刚志”


就在那天,我结束了我那短暂而又漫长的暗恋。


我想,我是喜欢蓝色的。

我想,我是喜欢他的。


或许,明天将是美好的一天。

【陈伟霆x秦霄贤】Cheers

不喜勿入!!!邪教预警!文笔差预警!

一切都是虚构,时间地点都是随意想象

请勿上升真人!勿上升真人!

occ属于我 他们属于自己


正文开始

------------------------



像是在预料之中,又像是意料之外,秦霄贤接到了停演的通知,他坐在阳台,揉了揉发涩的眼角,吸了一口烟,烟雾飞奔出他那干涩的唇,在接触到空气的那一秒又散成一摊飘渺的雾,落日的余晖淹没了他,金色的光晕与烟雾为他镀上了一层金色的纱幔,浑身散发着颓靡与脆弱

手机的画面还停留在停演通知上,微信上师兄们的关心一声声地响着,他却干坐着发呆,直到月光溅在他的衣领上,他突然回神,又扭了扭僵硬的脖子,自嘲的笑了笑,拿起手边的易拉罐,对着空气说了一句:


“cheers”


害怕孤独的小孩每次喝酒都要如此,好像说出了这句话,孤独就会随风消散。

他本不会因为这件事而太过于惆怅,年轻的男孩子,总是拥有无限的热情与美好,像一团火,明亮又温暖迷人。

乐观的男孩本可以用长假来安慰自己,可偏偏这段时期发生了太多,一桩桩一件件的事就像无限生长的藤蔓,不轻不重地勒着他的心,但总叫他喘不过气来,越想越头疼,索性全都抛诸脑后,屏蔽一切社交软件,定了一张去伦敦的机票,决心去异国他乡感受感受尚九熙常说的欧洲是家,就当理清思绪,放松心情,回来后,依旧还是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孩儿。


走进机场的那一刻,他有些后悔,他是不大懂英语的,就这样孤身一人,怎么想怎么吃亏,偏生他那爱迟到的性子使他卡着点来到机场,广播已经开始催促登机,要不说男孩子总是莽撞而又热烈的,没等犹豫,秦霄贤已经跑去登机口,坐上飞机,竟有一种逃离的释放感,被压下的睡意在这时悄然生长,戴上眼罩,享受片刻的宁静,梦,他沉在海里,渴望被救赎,但等来的却是一个又一个海浪,不断反复,不断的期望与失望,让他热情耗尽,让他灰心丧气。


梦终究会醒,梦境里的窒息感让他半天缓不过来,走出机场,英国特有的下午茶香气包裹住秦霄贤的心,连带着阴霾也都被甜蜜冲散,秦霄贤兴致勃勃地选择步行去酒店,顺便观赏一下英国的日落。


世界上最奇妙的事就是猝不及防


我该如何形容,你我初见时你带给我的震撼


回酒店路上,听到了小幅度的尖叫 ,打眼看上去,好像是一个亚洲人被围在中间签名,异国他乡遇到亚洲人再加上小孩爱看热闹的性格,秦霄贤就这么直愣愣走过去,听那些女孩子讲话都是中文,秦霄贤更开心了,就直接看向被包围的那个人,因为被那些人挡住了脸,只能看到那人留着碎盖的发型,阳光打在那人的墨绿头发上,竟有点晃眼,恍然间,听到了那人不太标准的港普:

“你们回去路上小心点啊”

香港人

秦霄贤凭借着相声演员对地方语言的敏感做出了结论.

“你好?你…也是要签名吗?”

语气充满了不确定,毕竟一个大男孩,还拉着旅行箱,怎么看都不像来专门找他要签名的,那些女孩子走后,秦霄贤看清了他碎盖头发下的棱角分明的脸,与他姐之前天天念叨的陈饱饱的脸重合在了一起,是……陈伟霆?!


“啊?哦,是,是的”

秦霄贤一时激动,左找右找也没找到可以签名的东西,突然摸到在自己口袋里皱皱巴巴的机票,顺手就给了陈伟霆。

作为男艺人,男粉对他们来说都是宝藏般的存在,况且这小孩长得还挺养眼,清瘦而高峻,差不多是他来的时候,陈伟霆就一直拿余光看他,等人都走完了,那个男孩还一直愣愣的站在那里,他没忍住,就问了一句,看那个男孩慌张的样子,陈伟霆憋着笑接过机票,他总感觉自己是在哪里见过这个小孩的。


陈伟霆签完看到那个男孩儿的名字就在他签的地方:

「秦凯旋」

陈伟霆默念

将机票还给他,一阵清冽的海风拂过,发丝清扬,交换了他们身上的气息,柑橘雪松的气息与佛手柑茉莉的气息交互在一起,秦霄贤第一次觉得香奈儿蔚蓝的气味是那样好闻,红着耳朵说了句谢谢就慌慌张张的走了,只剩陈伟霆一个人在伦敦街头回想

在哪里?见过这个男孩


陈伟霆前几天刚结束这段时间的最后一个行程,本着给自己放松的原则,只身来到伦敦游山玩水感受英国特色,在国外他可以更自在,没有人会过分在意他,他可以随意走在街头,连口罩也不用带,更不用担心被跟踪和跟车



坚持与成功是同义词

自那个夏天,他璀璨发光

「这是梦」他觉得,可来接送机的人潮提醒他,不是梦,但他也明白,没有什么可以长久,就像夏季的雨,热烈而短暂。

意外的,他真的成为了当初他想要成为的人,粉丝们真的没有抛弃他,他充满感谢与难以置信,舞台上为粉丝鞠躬,真诚认真。

幸好,这么多年的努力没有被辜负,幸好,他有在坚持,曾经的经历少了任何一个都不会构成现在的他。

他温柔,他谦逊,这都是经历过苦难后的善良,不忍别人重新步他后尘,他认真,他努力,他知道机会来之不易。

他常说,趁现在,还有人爱着他,去做想做的事

知世故而不世故,这是对他最好的评价。

他在秦霄贤眼中看到了迷茫与挣扎,那感觉太过于熟悉,熟悉的让人心疼。

秦霄贤靠着蹩脚的英文与强大的手机翻译软件终于在Ritz办理了入住,躺在床上,拿着陈伟霆的签名看了很久。

没等他再说些什么,他就听到跟着他颠簸了11个小时的胃终于发出投降号角,他坐起来撇撇嘴,认命的拿着包出了门,秦霄贤并不准备去餐厅,他只想在附近的便利店买点吃的随便对付一下,明天再好好游城,走了大约五分钟,看到一家waitrose,进去之后秦霄贤就傻了,货架上包装上,大大小小全是英文,看的他头疼,但饭总是要吃的,于是乎,秦霄贤依靠着包装上的图片与自己的直觉买了几包看起来不错的零食,包了几个面包,路过酒精区时,他想了想,还是拿了两听酒。


到收银台,他只听清了多少镑,当他掏出人民币时店员说了一串英文,他愣了愣,快速打开手机与其艰难的沟通,但好像说的越多就越纠缠不清,秦霄贤一句没听懂,翻译软件翻译的也是磕磕绊绊,他急的直冒汗,正当他准备放弃买东西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冒了出来:

“sorry,I‘ll pay for him”

这个声音他太熟了,味道也是,还是柑橘雪松的味道,今天下午才刚说过话的人,又出现在他的面前,还帮他付了钱,他心里一边震惊陈伟霆替他付了款,一边又不好意思的不知该如何同他讲话,机械的提着购物袋走出门跟着陈伟霆。

“谢…谢谢,多少钱,我微信转你吧”说的结结巴巴,声音越来越小

“没事,都是同胞嘛,倒是你,英语一点不会怎么敢一个人来英国”陈伟霆还是笑着,眼睛亮晶晶,大白牙晃的秦霄贤眼睛生疼

愣了愣

“因为一些私人问题”他想到那些事情,不由得垂下了眼

陈伟霆没有深究

“好了,回去吧”陈伟霆叹了口气

“等一下哥,微信还没加,钱要转给你”秦霄贤着急地讲

陈伟霆笑了笑,想了一会“微信就不用加了,就当今天为你接风洗尘吧”

他在怕,在娱乐圈摸爬滚打使他谨小慎微,他怕微信泄漏,所以他警戒,他防备

秦霄贤似乎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讪笑了一下

“那我先回去了”


是幻觉吗,为什么连风都是柑橘雪松的香气


回到酒店,秦霄贤叼着一个面包,打开一瓶酒,拿出手机开始搜索关于陈伟霆的消息,跳出来的第一个信息就是陈伟霆跳舞合集,秦霄贤从没有看过跳舞这么松弛有型的人,舞台上的陈伟霆好像有魔力,吸引着他去一步步了解

陈伟霆则随意坐在街边长椅上,打开朋友圈,最新的是郭麒麟,宣传他的新综艺,他们是拍宠爱认识的,特别贫,不愧是相声演员,还常常在片场叨叨他的师兄弟们


等等


他好像知道在哪里见过秦霄贤了,就在郭麒麟手机里,他当时拿着秦霄贤的照片在片场夸了半天,说什么盘靓条顺,不过就是名字讲的是他台上的名字,想到这他突然有些后悔没把微信给小孩儿了,既然都是公众人物,自然不存在泄漏一说,那小孩还不会英文,陈伟霆突然就有点担心,期盼着明天可以偶遇到他


少年人最擅长毫无缘由的心动


秦霄贤在床上了解着陈伟霆,越看越心疼,同时又不可避免的沉迷


熬夜刷视频的结果就是顶着黑眼圈打着呵欠的走去餐厅吃早餐,秦霄贤听说这里的英式早餐最正宗,今早死活爬起来去吃,当然,他也高估了亚洲人对欧洲食物的容忍度

太难吃了,他发泄的戳了戳鸡蛋

“吃不惯吗”又是那个熟悉的港普

秦霄贤猛地抬头,是了,是他昨晚看了一夜的那张脸

“我没想到这里的早餐这么让人”秦霄贤丧气的讲,失落从字里行间流出来

陈伟霆笑笑,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我知道几家好吃的中国餐厅,加个微信?我把地址给你”

秦霄贤有些诧异,不给微信的是他,现在要加微信的也是他,不加白不加,他直接拿出手机加了微信

“是该给你备注秦凯旋还是秦霄贤”

秦霄贤吓了一跳

”你知道我是谁?”

“郭麒麟常在片场念叨他那些师兄弟,我也就有点熟了,我除了知道你说相声,其他的也不知道了”

又来了,晃人的大白牙,晃的人跳加速,也跟着大白牙的主人开始笑

“备注旋儿吧,认识我的都这么叫我,显着亲切”

这几天在伦敦,他是真的感到不会英语的痛苦了,就好像一个哑巴,平时相声演员的机灵全都无影无踪,他收敛了笑,稳了稳心神,做了一个多年以后想起还是很庆幸的决定

“哥,我想跟你结个伴,我是真不会英语”


他不得感叹小孩是真相信别人,就这样放心把自己交给一个认识不到两天的人

他又笑了

“好啊”

因为少年总是是热忱明亮的,忍不住的想靠近

两个有趣的灵魂,悄无声息的碰撞


陈伟霆带他去了Zen China,饿了两天的秦霄贤第一次吃国菜,铁板烧,牛腩煲,吃的有滋有味,一边还感叹这个好吃那个好吃,陈伟霆看着他,惊觉自己已经很久没有正式的和朋友一起吃过饭了,看着眼前算不上朋友的朋友,想了想,盛了一碗牛腩汤递给了他,秦霄贤嘴里嚼着牛肉,粘粘乎乎的问

“你不吃饭吗,还是说,你要保持身材?”

陈伟霆没说话,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说法

“演员是真的辛苦,不像我们,想吃多少就能吃,而且有的捧哏,就是负责嗯哦别停疼的,有时候还要胖一点才好,我认识一个女明星,她就…”秦霄贤突然不说了,眼睛垂的低,看不清神色

陈伟霆本来还听的入神,虽然有的听不大懂,正准备问一问,突然见他噤了声,心下一片了然,秦霄贤的事儿昨晚他多少也在网上看到了

“去不去摄政街?带你shopping啊”

秦霄贤眼睛唰的亮了“好啊,哥”


少年人总是会发泄情绪,从来不会去消化情绪


逛街让他和陈伟霆都脱了力,两人瘫坐在路边的长椅上,陈伟霆有些好笑的看他

“买这么多是发泄情绪呢还是钱太多了啊”

“哎,哥,话可不能这么说,我来的匆忙,都没个像样衣服”秦霄贤回答的理直气壮

“哥,喝不喝咖啡?我去买”秦霄贤看到了路边的咖啡厅

“英语会说吗,还是我去吧,来一杯什么?”

“都成,看你”

过了一会,陈伟霆提了馥芮白咖啡出来了

秦霄贤接过,抬抬手里的咖啡杯,习惯性的来了一句:

“cheers”

陈伟霆看着这番动作不知在想些什么

还是同他碰了碰杯


这是陈伟霆在英国的最后一天


陈伟霆带他去了Stratford-upon-Avon,他从没来过这么有格调的小镇,听陈伟霆说这里是莎士比亚的故乡,他们一起在这个小镇散步拍照,聊聊理想聊聊家常,陈伟霆知道了他有低血糖,怕疼,秦霄贤也知道了他讨厌牛蛙,酒量很差,但秦霄贤从不说他为什么来到英国,陈伟霆也默契的没有提到,秦霄贤总喜欢看着手机发呆,眼里淌着悲伤的浪,好像一眨眼就会决堤,陈伟霆心里没来由的抽了一抽

莫名的情愫来的毫无缘由,仿佛从第一次见面,就已经深重,有什么在悄悄生长,是日久生情吗,还是一见倾心?


落日余晖,洒在少年的脸上,少年像米开朗7基罗的雕像,洁白平静,又泛着一抹红晕,秦霄贤喝的有些懵,索性靠在陈伟霆身上,陈伟霆挨着他,手里拿着一听可乐,扭头看秦霄贤,刚张嘴,秦霄贤抢先他道:


“你可能知道,我是一相声演员,但你可能不知道,我和我搭档因为怼观众被停演了,其实我算不上难过,确实我们双方都有错,惩罚也是应该的,我也该好好反省反省,我确实应该再磨磨我的能力,我秦凯旋希望以后秦霄贤和孙九香能开专场,能对得起支持我的人,能把相声真的好好的传承下去”


秦霄贤喝了一口酒,又自顾自说着:


“太快了,我都不知道我是怎么火的,粉丝量唰唰涨,园子门口也堆了好多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能再无忧无虑上街了,还被一些莫名其妙的好像是叫··私生?堵着,陌生电话一个接一个,我感觉我快要疯了,我身边但凡有个女的就说是我女朋友,我是喜欢玩喜欢蹦迪,我没想到他们会说我私生活乱,网上一群人扒我的私生活,都开始骂我,那些压力好像都压在我身上,但我们单位总有一说法:你挣的就是挨骂的钱,所以我从不去反驳什么,我只能更加努力,我只能一个人偷偷发泄,完事儿再继续笑着面对她们”


秦霄贤到现在还记得当时的景象


夏日的温度蒸腾着河畔青草,混着陈伟霆身上柑橘雪松的味道,散发着独特的清气,掠过河的风打在他身上,余晖洒在河面上,闪的他要落下泪来

「玻璃晴朗,橘子辉煌」


陈伟霆转身

抱了他

抱的很轻,很温柔,那一瞬间,孤独的流浪人找到了心安之处,风拂在秦霄贤脸上,他闭上了眼睛,那捧悲伤的浪,终于滚落,消失在那人的肩膀

没有人说话,只有叶与风的合鸣

少年的爱是转瞬即逝的勇气

秦霄贤侧头,吻上了他,只轻轻一下,不带任何欲望,只有爱,陈伟霆毫不意外,抱紧了他


“我知道你的不知所措,这条路是很难,但你会值得,你要对得起喜欢你的人,学会拒绝,学会适当的冷漠,保持热爱,懂得自爱,对得起自己,你以后会明白,回赠每一个人的爱与在意每一份谩骂都太累,你只能让自己变得更好,在这条路上你只需要开心就好,我不希望你变成当初的我”


他们谈了很久,秦霄贤喝了很多,其实抚平情绪只需要倾听与陪伴,外加一些安慰的话语,成熟的男人好像有魔力,可以回馈安抚少年的各种情感,除了:

“哥,我喜欢你”

男人揉了揉他的头,脸上挂着笑,印象中,陈伟霆吻了他,但什么都没有讲


酒精使然,一觉睡到中午的秦霄贤不可避免的头疼,但他去依旧找陈伟霆吃午饭,陈伟霆是下午的飞机,吃过中饭就要往机场赶,两人默不作声的吃着,最终,陈伟霆拿起咖啡,与秦霄贤碰了碰:

“cheers”

看着陈伟霆的背影,他意识到,回了国,他们就是素不相识的两人了,不甘心,也不得不甘心。


眼睛很干,但心软的像一滩水,因为他知道,有人将沉溺海浪中的他打捞,让他心脏继续鲜活,继续勇敢

他曾获得了一份极其短暂,甚至不能称之为爱的情感,始于落日,终于月落,在这份情感中,他们只拥有一个拥抱,两个吻,以及似有似无的一个味道。



秦霄贤从小镇回到了城区,算算日子也该回去了,他们彼此都默契的没有再联系,这是一场无疾而终的爱,年龄的沟壑,性向的偏见,粉丝的期望,他们太了解结果,只能终结开始


「哥,这里与北京时差8小时,是不是意味着我多爱了你8小时」


回了国,秦霄贤回复了所有人的关心,开始钻研业务,香水也都换成了香奈儿蔚蓝,七队人放心不下,但该演出的演出,该赶场的赶场,何九华还要去只能派尚九熙代表七队去看他,尚九熙一进门就闻到浓烈的柑橘雪松味,打趣说“好家伙,你拿香水拖地了?你不是不喜欢这个味儿吗,当初我喷的时候你恨不得离我远远的”

秦霄贤抿了抿嘴对尚九熙说:我可能理解你的“巴黎是家”了,尚九熙突然有点懵“咋滴?遇到喜欢的人儿啦?”

虽然秦霄贤天天跟何九华玩,但遇到事还是喜欢跟尚九熙说,秦霄贤很喜欢他台下的性格,是真的把他当哥哥

于是他把在伦敦的一切都告诉了尚九熙,除了其中另一位主人公的名字。

尚九熙听完,叹了一口气,坐到他身边说了句:

“你要懂得,有些人的遇见,只是为了照亮装点你的生活,遗憾才是最终浪漫”

尚九熙看了看秦霄贤

“得,看你没啥事儿,我就去赶场了,大华还等着我呢,有些事是需要自己想清楚的”

“哦,对”尚九熙回头又对他说「得空查查cheers的意思,那位也是个温柔的人」

秦霄贤愣了愣,拿出手机,突然发现了那人隐藏的温柔



颤抖的点开微信,对着那人的头像颤抖着也打出了一句

“cheers”

就当我混乱的爱了你一场,就像南方的梅雨,总会停


陈伟霆收到这条消息时,刚结束演唱会彩排,看到他发来的消息,泛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怎么能不喜欢呢,但是这么多年的摸爬滚打告诉他,不可以,为了他,为了自己,为了各自的事业,为了不让他成为第二个当初的自己,这是最好的选择,他会永远记得那个傍晚,这就够了


我是否可以把你比喻成夏天?虽然你比夏天更可爱更温和


我希望你可以成长,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但我又希望你不要长大,可以一直保持你该有的炽热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大概是从小孩儿第一次对他说「cheers」的时候吧,

‘Cheers’

不只是干杯,还有谢谢和再见的意思

喝最后一杯酒,借着干杯的名义,悄悄的告别与感谢。



——END———


希望看到这篇文章的你们,可以在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可以不顾一切,奔向ta

关于合集

里面所出现的都是我所爱的男孩,我只是私心想让他们有一些交集,发生一些故事,请勿上升真人,只是用了他们的名字而已,occ属于我,他们属于自己

不存在谁蹭谁热度,只是我喜欢,非要说,算我蹭他们热度

不奢求文章能有人看,毕竟太冷,算圆我一个深夜的胡思乱想

也算是练练文笔叭

牛奶糖【银幽/凡等】

可能会occ!occ!occ!
而且我是很久之前看的爵迹,很可能记不住那么多细节,文笔还不好…如有错误,请多包涵😭
最近我圈无糖啊!!所以我要写糖(划掉!)




正文开始
-----------------------------------------------------------
风,越来越大,雪也跟随着风的脚步,降临在亚斯兰的大陆上。

幽冥与特蕾娅走出凝腥洞穴的那一刹那,他们倒在地上,看着头顶上方的雪,觉得那雪真的好纯净,好美,可是,幽冥不禁有些迷茫。

以前每天他们只干一件事,杀戮,杀戮,无尽的杀戮,而现在,当他们终于从那地狱般的地方逃离时,却不知到接下来的路该如何去走…


王爵排位重新洗牌,作为新二度王爵,幽冥要去见一面白银祭司。


那时候是他第一次见到银尘,那时候银尘还是吉尔伽美什的天之使徒,他一身白衣,连头发都是银白的,好似一个落入凡间的天使,脸上面无表情,没有一丝波澜,与幽冥截然不同的气质,就那样站在那里,真想把那白色染上鲜血,打破他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幽冥这样想着。


在之后的日子里,幽冥的脑海里时不时就会想到银尘那张波澜不惊的脸和那一身纯白的长袍,想着想着,他就想到了牛奶糖,是了,他很爱吃牛奶糖。


也不是说牛奶糖有多么好吃,只是他当初在凝腥洞穴里第一次与特蕾娅合作杀了一个人后,特蕾娅作为回报给了他一颗牛奶糖。


那颗牛奶糖对那个时候的他简直是不可奢望的东西,在那样的环境里,他第一次感受到了甜的滋味。


那是他难以忘怀的东西,到现在,不管他吃到多好吃的糖,都觉得没有那天的牛奶糖甜,所以,他会随身带着两颗到三颗牛奶糖,这让神音都很惊讶。


怎么会突然想到牛奶糖呢,幽冥不禁吓了一跳,在成为二度王爵之后就很少回忆旧事了,可能是因为银尘他…真的很特别吧。



第二天,他就找到了银尘,银尘刚开始有些惊讶,然后才想起来来找他的就是上次有过一面之缘的二度王爵幽冥,银尘有些疑惑。


幽冥来找他干什么,让他没想到是,幽冥二话不说,在他面前肢解了一只魂兽,血溅到幽冥的黑色衣服上,没了痕迹,却在他的衣袍上显的十分扎眼。


幽冥有些得意的看着自己的杰作,继而看向他的表情,而他没有任何的惊恐或慌乱,一如既往的面无表情。


这让幽冥有些生气,幽冥想着他无论如何都要打破这波澜不惊的表情,他就是不喜欢这个表情,他略带愤怒的转身离去。


银尘看着情绪变化极快的幽冥,轻轻笑了,他竟然觉得这个一向以冷酷无情著称的二度王爵,竟…有些可爱?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幽冥没有任务,就去骚扰银尘,要不就是在银尘走的好好的时候突然放个魂兽吓吓他。


要不就是卷起一些水在他不注意时落到他身上,总是那么几套,刚开始时银尘还是有些紧张,时间一长也就随他去了。



可近来几次好像又有些不同了,套路也还是老套路,不同的是,每次幽冥骚扰完他之后,口袋总是会莫名其妙多出一颗牛奶糖。


刚开始银尘有些害怕糖里会有什么“惊喜”,久而久之也就知道那糖不过就是很普通的牛奶糖了。



银尘的生活从等待吉尔伽美什的任务变成了等牛奶糖的到来。
他想到他第一次见到幽冥,幽冥身上散发的那种孤冷高傲的感觉,竟让自由有想要保护他的的冲动。


幽冥感觉自己变了,他原本只是想让银尘那张精致而冷漠的脸露出点别的表情,可是慢慢的他发现他开始每天都想银尘的,做任务想,无聊时想,闭上眼睛也在想。



他发现他对银尘的感觉变了,尤其是当他无意中看到银尘在被水淋了一身时的笑容时,他向来平稳的心跳开始慢慢加快。


他旁敲侧击的问过神音自己这样的行为和感觉是怎么了,神音的回答更是让幽冥不敢相信,神音居然说说这样的行为是…是喜欢一个人的表现?!


侵蚀者是没有心的,更是不可能动心的,可是,他真的感觉到他的心动了,并且在看到银尘就会越来越快,然后,他害怕了。


他开始了每天没事打打魂兽,逗逗诸神黄昏的日子,心里还是不好受。



幽冥已经五天没有来骚扰银尘了,也就是说,牛奶糖已经五天没有吃过了。



为此他特地去格兰尔特买了一包牛奶糖,竟觉得没有幽冥给的好吃,也就丢掉了。



银尘一路在想他要不要去找幽冥,可是去了要怎么说?问他问什么不来骚扰我?还是问他问什么不给我糖了?不管怎么问都感觉没有底气。


银尘感觉这样的感觉简直太奇怪了,让人不太好受。



可是要是不问,心里总感觉不是很舒服,这样想着,他就碰到了幽冥,很显然,幽冥也看到了他。



幽冥快速的收回自己的目光,想要故作从容的从他身边走过,殊不知,那样的动作在银尘看来太过于僵硬,甚至,有点好笑,他不禁笑了出来,这一笑,生生让幽冥停下了脚步。


“你最近在躲我啊?”银尘问


“没啊”幽冥轻描淡写


“堂堂二度王爵,还会说谎了”


“谁说谎了,就是没有”


“好啊,没有就没有吧,不过…牛奶糖很好吃,可惜以后都吃不到了”
说罢,银尘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你…”幽冥想了想,还是说了



“牛奶糖是很好吃,你知道那糖对我的含义吗”幽冥犹豫着开口了


“我愿洗耳恭听”


“那糖是在我最黑暗、最无助时特蕾娅给我的,在我心里,牛奶糖是最特别的,最美好的,所以我认为,最特别的糖是要给最特殊人,所以,我慢慢开始给你牛奶糖,但我的意思,你,懂吗?”


幽冥撇开头不敢去看他


银尘被这突如其来的表白弄的有些懵,他只知道幽冥好像针对他可是却不知道是这样的含义,细细想来,可能他对幽冥的感觉应该也是一样的吧


过了好长时间,银尘没有任何回答,幽冥转身想要离开,却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幽冥正想说些什么,却被银尘吞入口中,银尘的唇很软,凉凉的,银尘没有继续下去,如蜻蜓点水般,点到即止


幽冥的脸红了


“告白应该由我来说的,怎么能让你来呢”


银尘身上的味道很好闻,也很温暖,这种感觉让从没有感受过温情的幽冥不禁沉醉。



确定关系以后,银尘对幽冥特别温柔,简直是捧在手心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这让幽冥很受用。

在深渊回廊,幽冥和银尘并肩走着,突然,冲出来了一只魂兽想要攻击他

“小心!”

幽冥还没动手,那魂兽就被身旁的银尘瞬杀了,幽冥看着倒在血泊中的那头魂兽,心里有些动容


从他有记忆以来,从来都是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从来不会有人保护自己,想到这里,幽冥忽然转身抱住银尘。


银尘被这突如其来的拥抱吓到了


“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想抱抱你”幽冥声音低沉


银尘什么也没有说,银尘一直觉得幽冥是需要爱的,从那个地方出来的人,都很孤独吧,没有朋友,没感受过被人爱的感觉,独来独往,银尘想着,很心疼,更加用力的抱着他








时间就这样过去,幽冥觉得,银尘就是他生命中除了牛奶糖之外最特别的人,甚至要超过牛奶糖,可是他忘了,他们的阵营是对立的,对立的两个人又怎么会幸福呢


当幽冥接到吉尔伽美什的红讯时他没有之前接到红讯的兴奋,相反地,他有些怕了,他想到了银尘,不知道当吉尔伽美什死了之后银尘会怎么办,自己会见不到他吗


银尘死了,幽冥亲眼看到的,那一刹那,幽冥的心仿佛被一只大手抓着,无法呼吸,那种感觉太过强烈,以至于他都忘了悲伤


牛奶糖没有了,真的不见了


幽冥也变回了原来那个没有弱点的幽冥,除了冷酷,就是残忍,再没有一点温情,他独自到深渊回廊,看到一只魂兽冲他过来,恍然间想到上次银尘跟他来时的举动,愣了一下,就被魂兽在腹间撞了一个大口子,血腥弥漫


幽冥踉踉跄跄走到黄金湖泊,下去疗伤,不到一会,他感觉到另一个人也闯了进来,到了他的背后


“来者何人?”


“你的人”


幽冥忽的转过身,嘴唇碰到另一个柔软冰冷的唇,熟悉的气息,幽冥加深了这个吻,报复似的咬破了银尘的唇,这次的吻比他们第一次激烈更多


幽冥勾起了嘴角,他的牛奶糖,回来了





-----------------------------------------------------------

最近我圈没有发糖,而且我最喜欢的那篇文章那个大大已经4个月没更新了😭是不是弃了啊😭😭😭
最近心情超不好😭



















本子在今天收到了啊啊啊啊!好激动😭这是我第一本同人本,包装好精致还复古,无法用语言形容的好😭@西决。 mua~

北念真的好可爱啊😌@西决。 

陈伟霆,你的北京首场巡演,我来过,南京站,等我❤️

千等万等的乐乎终于到啦!简直太激动了😭我老公就是帅!再说了,我是陈伟霆的日月星辰,你算什么东西~哈哈,特别满意!还有细麻绳和架子,真的不要太棒!